• 内容部分

作者:admin 2022-07-02 16:20 浏览

漳州齐仲和,本是富家子弟,性格豪放,视钱财如粪土。也读过一些书,能写文章。至正壬辰年间(元朝),红巾军起义,齐仲和躲避战乱,东奔西走寄食于人,曾经在武平项子坚家做老师。项子坚是个暴发户,特别讲究礼仪排场,所结的姻亲都是破落的大族世家。每次往来书信、请柬、婚书、礼单等都由齐仲和书写。

洪武五年(明朝朱元璋),项子坚去世。儿子项荣可,项贵可把他葬在汀山,距离村子五十里。项贵可当时已经做了嘉兴知府,他在墓旁建了一个庙,叫做归全庵,庙宇宏伟壮观,招揽了不少和尚。又在周围买下二百亩地,作为归全庵的庙产。齐仲和探亲往返,正好路过归全庵,每次都在庙里住一晚歇脚。

有一年,仲和离开项家,去福州呆了几年。后来诸事不顺,又想返回项家。他不知道,在这几年间,项贵可因为倭寇的事失职,被抄家下狱,病死狱中。归全庵的田产被罚没入官,僧人也都散去。

洪武乙丑年,齐仲和去往项家,傍晚抵达了归全庵。他不知道庙宇已废,仍旧进庙拜见方丈。里面寂静无人,和尚们的房间有的门开着,有的门关着。他很惊讶,挨着僧房查看。当走到最后一间的门口,里面传来问话声:“来者何人?”

仲和往里看了看,里面混黑,模模糊糊看到一个和尚坐在床上。他报了自己的姓名,和尚说:“哦,原来是故人到了,请进来坐。”齐仲和进门后在凳子上坐下,询问对方的名字。和尚没正面回答,只是说:“你以前看到过老僧,只是忘记了。”仲和想不起来在哪见过,询问其他僧人,和尚说:“都出去做法事了,只有我患了风湿,不能下床,所以留在庙里。”又问他项家如今怎么样,和尚说和以前一样。

齐仲和很疲倦,想找床榻休息,和尚说:“附近有几个朋友,每晚都来和老僧清谈,恐怕打扰你休息。”仲和问都是些什么人,和尚说是项家的亲戚。齐仲和很高兴,说道:“如果是这样很好,大家可以一起聊天排遣寂寞。”

不一会,果然来了七个人,和尚说:“童子不在无人点灯,大家将就一下吧!”接着又介绍到:“客人姓齐,是项家的老朋友,诸位不要见外。”众人行礼,自报家门,分别叫:木如愚、上官盖、石子见、毛原颖、金兆祥、曾瓦合、皮以礼。大家热烈交谈,讨论的都是佛法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和尚说道:“诸位深得禅理,但不应该误入机锋善辩的左道。客人饱读诗书,文采斐然,诸君何不作诗取乐?”

大家轰然叫好,每人都作诗一首,摘录上官盖的如下:常人髹漆贵人朱,生者憎嫌死者需。除是飞升无用我,若还解化也须余。

这时月光照进僧房,齐仲和隐约看到了众人的形貌。有的矮个子身体呈方形,有的很瘦脑袋尖尖,有的面孔漆黑胳膊很长……他看到这些人奇形怪状,不由心惊。正在这时,一个老叟拄着竹杖摇摆而来。老叟先生对每个人各施一礼,然后说道:“诸位虽是佳作,客人听了却不免惊怪。禅师为何不作诗一首呢?”

皮以礼说:“清风先生此言差矣!客人虽尚未年老,但终究会和上官兄同行,惊怪些也没什么。”

和尚也作了一首很长的诗:厌见阎浮劫火红,荒山独守化人宫。三千世界都成幻,百二山河尽属空……一对金刚蜗篆面,几尊罗汉鼠穿胸。残经缺字函函损,古器成精件件雄……

老叟连连赞叹,自己也唱起歌来:临汀山川,惟说武平。层峦峙秀,众水泻清。苍龙启吉壤,白虎开佳城,朱鸟叶卜筮,玄武迎休祯。形环势抱相回萦,信是天造地设成。当时项家两孝子,葬父于此守坟茔。归全复构招提宇,远请真公作庵主。租粮百石佃人供,钟鼓三时呗声举。能几年,遽如许,马嘶风,驼泣雨。常住之田官所取,明徒之僧俗为侣……

齐仲和正在琢磨歌词,远处传来鸡叫,眼前的人突然都消失了。他四处寻找,看到一尊泥佛像,色彩已经剥落,似曾在以前留宿时见过。别的房间里有破砚台、秃毛笔、烂棉被、旧扇子、木鱼、棺材盖等物。

他不由大惊,疾奔出庙,走了几里才看到人家。投奔后,和主人说起经历的事,主人说:“好危险啊!项家遭祸,归全庵已经废弃,寄放在里面的空棺材也被人劈了做柴,只剩下一个棺材盖。你遇到的是一些旧物成妖,没被害了性命实在万幸!”

齐仲和很害怕,第二天就回了家乡,到家后一病不起,妻子给他求医问药。仲和想起“早晚和上官同行”那句话,自认为不可幸免,说道:“生死有定数,妖怪提前就给了暗示,吃药只不过是增加痛苦。”于是不再吃药,半个月后死去。

(故事出自《剪灯余话》,可能是模仿《玄怪录》的《滕庭俊》,只是情节更加丰富,诗也多了不少,特别是清风先生(扇子)的骈文,叙述了归全庵的来历、以往盛况,和凋落的过程,很耐读,后面还有一大段,描述的是其余几个妖怪破旧凄凉的现状。

《滕庭俊》大概情节是:滕庭俊到一户人家投宿,主人不在,他遇到一个叫麻大的人请到一间小屋喝酒,陪客的还有一个叫“且耶”的人。两个人都作诗,暗示自己的出身。后来主人回来,麻大和且耶消失,变成一把破扫帚和一只苍蝇。而滕庭俊坐在厕所里。)

笤帚成精的故事一共看过五六个。《幽明录》:江淮有个妇人贪心不足,经常幻想自己能大富大贵,每天喝得醉醺醺的。有一天早晨,她看到屋后有两个小男孩儿,穿戴整齐洁净,像宫廷小吏的打扮。她上前抱住,小孩儿变成了两把扫帚。

(也许是这妇人喝醉出现了幻觉,我有个亲戚是酒鬼,六十多岁。有一次老婆和他吵架去了女儿家,这个亲戚自己在家吃了感冒药又喝了酒,出现了幻觉。邻居听到他在家嚎啕大哭,赶过去后,发现他正抱着枕头边哭边说:“你死了我咋办呀!”原来他把枕头看成老婆了。当时是晚上,据说在场的邻居都没觉得好笑,反而有些毛发竖立。)

《酉阳杂俎》:唐朝时,有个叫太琼的和尚到奉贤县京遥村讲经,天晚了就在村里的小庙住下。早晨出门的时候从屋檐掉下一个刚出生的婴儿,用小被子包裹着。太琼很惊异,就抱起来,去向村民求助。走了五六里,孩子变成了一把旧笤帚。

《妖物志》是一本收集整理的书,不是原创,里面也有个和笤帚有关的故事。洪武年间,本觉寺里有个年轻和尚,叫湛然。一天晚上,他看到一个瘦腰长裙的美女子在院子里一闪而过。后来又几次看到,他邀请女子进自己的僧房,女子假装羞怯的样子,湛然再三恳请,她才到僧房住下。

两个月后,湛然形销骨立,憔悴不堪。其他和尚知道原因后,让他把一朵绒花插在女子头上,然后敲床递暗号。众和尚埋伏在外,听到暗号闯入,女子已经不见。四处寻找,在一间空屋子里发现一把破扫帚,上面插着一朵花。烧掉时,还流出血来。


澳洲幸运5平台,澳洲幸运5官网,澳洲幸运5网址,澳洲幸运5下载,澳洲幸运5app,澳洲幸运5开户,澳洲幸运5投注,澳洲幸运5购彩,澳洲幸运5注册,澳洲幸运5登录,澳洲幸运5邀请码,澳洲幸运5技巧,澳洲幸运5手机版,澳洲幸运5靠谱吗,澳洲幸运5走势图,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澳洲幸运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