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内容部分

作者:admin 2022-07-02 16:42 浏览

明朝正德年间,西宁县有一男子天黑外出,留下妻子一人独守空房,等至天明归家,却见妻子衣衫不整,躺在地上,没了生息。

故事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,西宁县有一对夫妻,男子叫做刘二,女子唤做徐娘。

二人生活清贫,靠刘二打渔为生,徐娘为帮助自己丈夫,便织些锦帕拿到集市上买,以此贴补家用。

虽然不富裕,好在两人恩爱,倒也没有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忧愁。

一天,恰逢徐娘生辰,为了给她庆生,刘二在天蒙蒙亮时,便抄起渔具,兴致勃勃的来到了河边。

此刻天色尚早,河边并无人影,但天公不作美,天上飘落起点滴细雨,好在刘二带了斗笠,这才没有淋湿身子。

正当他铺开渔具,准备大展身手时,突然远处传来异样的声音,夹杂在密集的雨声中若隐若现,待他侧耳倾听时,似乎是人的呼救声。

他连忙四下张望,果然见到远处雾影朦胧间,有一黑色身形剧烈晃动。

顾不得其他,刘二跳入河中,游到黑影身旁,只见此人张大嘴巴,双手扑腾,显然是溺水了。

刘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将此人救上了岸,在吐了两口水接着一阵猛烈咳嗽后,那人方才缓了过来。

这时,刘二才看清此人竟有十一个手指,心下好奇,但事关他人隐私,也不便多问。

见到救命恩人刘二后,那人连忙磕头道谢,随后两人一番交谈后,得知此人叫做吴贵,是县东头开酒楼的老板。

这次外出拜访好友,没曾想回来意外掉入水中,多亏了刘二,才救回一条命来。

刘二见他浑身湿透,出于好意便邀请他回家升炉取暖,吴贵自是求之不得。

来到家后,徐娘出来迎接,见刘二身旁还有一人,询问后知道了前因后果,当下回到屋里生火给二人取暖。

吴贵见了徐娘后,心中犹如狂风卷起的湖面一般,瞬间惊涛骇浪,未曾想徐娘长得如此秀丽多姿,视线仿佛黏在了她的身上,无法移动。

徐娘感受到如此炙热的目光,顿时脸颊微红,没想到这让吴贵更加心神荡漾。

刘二给吴贵取了新的衣服换上,两人喝茶聊天,仿佛多年的好友,竟是志趣相投。

吴贵呆到中午才依依不舍地离去。

回去后,他差人送了一袋白银给刘二以感谢救命之恩。

同时徐娘的身影在他心里挥之不去,但他知道那是刘二的妻子,君子不夺人所爱,久而久之,竟是相思成疾。

一天,刘二前来看望吴贵,只见吴贵躺在床上萎靡不振,很多郎中皆束手无策。

他们哪里知道吴贵得的是相思病呢?

刘二见其面色苍白,模样只比死人多一口气,便问道:“吴兄,几日不见,何至于此?”

吴贵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心有所求却不可得,久积成疾。”

刘二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:“到底何事,但凡愚兄能做到的,绝不推辞。”

吴贵听后略显激动,但话到了嘴边又被喉咙死死掐住,竟未说一言。

刘二见他这模样,问道:“可是有难言之隐?贤弟放心,我必定竭力相助。”

吴贵听后,便鼓起勇气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,并希望能够与徐娘共度良宵。

刘二脸色微变,眉头紧锁,盯着吴贵病殃殃的模样沉默了许久,随后说道:“今晚,我会外出,你且来吧。”

吴贵喜出望外,当下点头称谢,身子骨似乎注入了些许气力。

回到家后,刘二将事情告诉了徐娘,希望她能够同意,徐娘听后对刘二一通抱怨,很是不情愿,在刘二苦口婆心的劝说下,最后还是同意了。

当晚刘二早早地离开了,直到第二天早上回来,便有了开头那一幕,只见徐娘头发凌乱,躺在地上。

刘二急忙上前查看,却见徐娘脖子上有深深的手指印,细看之下竟有十一个手指。

再看旁边有一块青鸟玉佩,这不正是吴贵随身携带的玉佩吗?

刘二伤心的同时,又气愤不已,连忙去报了官。

很快县令王明得知了前因后果,在勘察了现场后,将徐娘尸身带回了衙门。

吴贵也被捉拿到案,一番审讯下,吴贵却说当天因母亲前来看望,故而并未前去。

吴母也证实了这个说法。

至于玉佩,说是正巧在当天丢失了,也不知是何原因,竟到了刘二家中。

看吴贵说得满脸真切,心下顿生疑窦,因此先把他关入了大牢。

两天过后,县令王明突然将吴府上下的男丁喊到了衙门,要求他们脱去衣服,众人不明所以,但还是照做了。

王明绕着众人转了一圈,突然手指了指管家严力,捕快一拥而上将其按倒在地。

王明厉声喝道:“犯人严力,你杀了徐娘,又故意栽赃他人,还不从实招来。”

严力被吓得额头直往外面滋汗,惶恐说道:“大人如何说是小人干的?”

“哼,仵作查验尸体过后,发现死者指甲上有些许血渍,身上有多处淤青,显然死前经过搏斗,她划伤了凶手

我看了吴贵身上并没有伤口,所以排除了嫌疑。”王明双手负后,威严地看着严力说道。

严力不死心,接着说道:“那如何解释那手指印和玉佩?”

“手指印不过是你事后多按了一道,至于那玉佩是吴贵随身之物,必然是身边亲近之人可以窃得,那天只有你和刘二进了房间,

只有你才有机会偷得玉佩。”王明居高临下,用狠厉的语气说道。

严力见事情败露,瘫坐在地,交代了全过程。

原来,当天严力在门外意外听到了刘二让妻的事情,本来只是觉得惊讶,但后来吴母到来,吴贵无法赴约,这让他起了坏心思。

天黑之前,他偷了吴贵的玉佩,然后去了刘家,想要轻薄徐娘,却遭她拼死抵抗,一怒之下掐死了对方。

事后故意留下玉佩,并伪造了伤痕,以为自己安排得天衣无缝,不成想还是露出了马脚。

最后,吴贵被释放,严力被判斩立决。

真是应了那句话,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!


澳洲幸运5平台,澳洲幸运5官网,澳洲幸运5网址,澳洲幸运5下载,澳洲幸运5app,澳洲幸运5开户,澳洲幸运5投注,澳洲幸运5购彩,澳洲幸运5注册,澳洲幸运5登录,澳洲幸运5邀请码,澳洲幸运5技巧,澳洲幸运5手机版,澳洲幸运5靠谱吗,澳洲幸运5走势图,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澳洲幸运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